DEMO45演示站

2016-08-03 17:36

智能手机进入存量期后,市场增长乏力的“瘟疫”开始蔓延,上游数码锂电池企业已深受波及。

德赛电池(000049)近日发布的业绩快报称,预计1至6月实现营业收入约30亿元,同比下降约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24万元至7474万元,同比下降35%至45%。

对于营收净利的双双下滑,德赛电池并没有太多掩饰:期内公司智能手机电池产品销售收入下降;同时主营业务为大型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电源管理系统及封装集成业务的二级子公司尚处于投入期。

事实上,德赛电池的业绩疲态从2015年就已经开始,其2015年全年净利润下滑1.84%,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下滑34.25%。

巨头尚且如此,其它数码电池企业的境遇可想而知。从上半年走访的多家数码电池企业的营运情况来看,业绩下滑、净利润萎缩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状况。

在此境遇之下,不少数码企业已无心在传统领域继续征战,而开始转向动力电池新蓝海。然而转型的口号喊起来容易,但要想真正跻身动力电池国家对,则仍需突破政策、资本、技术、人才、供应链等五大壁垒。

数码行业“疲态”蔓延

过去的几年里,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成为数码锂电池增长的最大动力,但从2015年开始,市场开始进入存量阶段,市场增速开始收窄,这也成为数码电池企业业绩下滑的直接元凶。

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预计增长仅7%,达到15亿部。而在2015年,智能手机销量增长为14.4%,更早的2010年,增速为历史最高点,高达73%。

“智能手机市场将不会再现过去七年间的高速增长态势,随着存量期的到来,数码电池市场增速将进入个位数的时代。”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总监高小兵表示。

销量放缓的同时,手机厂商间的竞争却在明显加剧,在国内,以小米、魅族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通过低价策略来抢占市场份额,这种方式已经成为很多企业的共同选择。

“智能手机的低价竞争路径必然会对供应链企业进行一定的压力。”一家给小米提供手机电池的企业负责人介绍,软包电池的价格一直在下滑,目前的毛利已经低至10%,有的甚至更低,基本属于赔本赚吆喝。

数码电池企业生存的艰难之处在于,一方面要面对下游客户的成本压缩,另一方面还要面对上游原材料的价格波动的压力。

今年上半年,锂电池上游原材料出现一轮疯狂涨价,高峰时期,电解液价格比去年同期涨了三倍,正极材料涨价幅度最高也涨了近30%,这导致电芯成本一度高涨达20%。

然而,电芯价格的上涨很难往下游客户传导,年年初以来,尽管陆续有一些电芯企业宣布价格上涨,但从的调研来看,大部分涨价声明并没有真正执行。

产业链两头挤压之下,上半年已经陆续传出有几家数码电池企业走向破产,GGII分析指出,数码电池市场开始呈现集中化的趋势,2015年国内数码电池产值405亿元,其中前5占比49%。

可预见的是,一轮数码电池的洗牌潮正在靠近,高小兵的判断是,数码电池的市场集中度会越来越高,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稳步提升,而一大批缺乏市场精准定位、产品品质低劣、企业内部控制偏弱的中小电芯企业将在2016年面临洗牌的命运。

数码锂电池行业.jpg

转战动力面临五大壁垒

穷则变,变则通。不少数码电池企业已经无心恋战于传统市场,而是开始打算转战动力市场,希冀在高速增长的蓝海中分食一杯羹。

过去的2015年,包括国轩高科(002074)、中航锂电、多氟多(002407)等动力电池企业的爆发式增长给了这些数码电池企业充足的信心,平均高达30%的毛利更是让其垂涎三尺。

尽管市场前景乐观,但要想真正进入这个领域,并能站稳脚跟,则要面临着政策、资金、技术、市场、人才等五大壁垒。

“进入目录”是数码电池企业转型动力的第一个壁垒。上半年开始,政策层面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无论是在产品标准的设定,还是在行业准入上,都在有意识的抬高门槛。

4月29日,工信部发布“关于符合《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申报工作的补充通知”,原来的非强制目录变为强制目录,即已进入新能源车型推荐目录的车型,必须同时配套符合《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的动力电池,才能获得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补贴。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在动力电池领域布局的企业,如果无法进入规范目录,基本就无法进入车企的供应链之中。统计,截至目前,进入该目录的数码电池企业仅有天劲股份、东莞迈科、远东福斯特(603806)、卓能新能源、鹏辉能源(300438)等少数几家企业。

标签: 智能手机   锂电池  

热门标签